当我的高中开始学习“衡水模式”(7)

相比起来奚落和讽刺,被放弃的感觉更难受。一般情况下,老师会给每个学生规划一个目标,总结这次考试的得失,制订下次考试的目标分数和排名。但是我的任课老师只会跟我说,不用惦记着分数,不在课堂捣乱就行。甚至我们的座位都是按照这个中心思想安排的。从高一下半学期开始,我的座位就在最后一排,整排只有我一个,我的同桌是我的班主任。这个安排的意思就是,“你不愿意学无所谓,别打扰别人就行”。

其实我理解老师,整个学校的压力是一层一层传导的。这么贵的学费,如果不保证升学率,谁会来?所以校长压力大,老师压力也很大。我的老师就曾经说过,学生排名,老师也有量化排名。如果任课班级年级倒数,老师就要在全员大会上念检查。如果任课班级的平均分拖了后腿,老师的名字前面就会打上一个黑色的三角,累积到三个黑三角,也要被劝退。

但在这种考试和校规的压力下,我实在是撑不住了。我可能就是不适合考试的人。有时候我坐在那里一整天,可是我什么也没听进去,老师也不会搭理我。那种感觉就像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所以我后来决定,高三我就回石家庄上,我父母也支持我的决定。

今年过年的时候,亲戚朋友替我400多的分数着急,埋怨我父母没给我压力。他们说:“这是她的人生,得她来决定。”这话听起来冷冰冰,但我那刻就觉得,我父母是真的很爱我。

李季山东青岛某中学毕业7年

衡水留下的疤痕,我们花了很长时间去治愈

我是山东人,我所在的高中,在整个青岛名列前茅,也是典型的“衡水模式”。听一些学姐说,之前,整个学校的氛围还是相对自由的,后来,有领导层去衡水中学学习过,回来之后,管理制度就变了,比如,我们也开始监测学生在上自习时的抬头次数。

为你推荐

查看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