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中家长陷在人生规划迷雾中(4)

小升初、中考后的普职分流,也是按照分数来的。儿子经历的每一次考试,每一次升学,都在为她的信念增加一道裂痕。许岚脑海里的设想,突然换了一个版本:当儿子饿着肚子画画时,他的内心究竟会产生令人安宁的力量,还是会怨恨他的母亲,没有让他走自己走过的老路?

那条被自己全盘否定的老路,放在竞争激烈的当下,甚至还冒着幸运的金光——一个平台自动承接着另一个平台,大学毕业后就能找到对应的工作,相应的工作提供了相应的生活水平。

“理念上,我知道,我们应该让孩子多去尝试,但现实是,我们没有时间、没有空间让他去尝试,我必须揪着他,先解决500多天后高考这件事。”在孩子小升初后,许岚离开了原来的工作岗位,全身心投入到孩子教育上。她不能再放任孩子生活在由自己和学校编织的象牙塔之中。

“这是一个较为广谱的社会现象。”在职业规划领域从业22年的向阳生涯创始人洪向阳发现,越来越多受过高等教育的家长,在理念上比较能接受多元发展的观点,但实践中,他们仍面临着固有社会价值观的问题,即这个社会,本质上还是学历社会。

洪向阳介绍,近几年不断出台的一些职业教育政策尝试平衡这一现状,如开展本科层次的职业教育,让走职业教育路线的学生也拥有相应的高学历。只是现实中存在一个比较大的矛盾点是,选择走职业教育这条线的人,基本都是学习成绩不好的学生。这导致家长不想卷,但他们仍要尽其所能地帮助孩子提高成绩,让他们上更好的学校。

“我的信念解体了”

“我的儿子是学渣,但是我依然相信,他完全有可能成为国之栋梁。”

2023年11月,一位学渣爸爸因为在儿子家长会上的发言火了。高毅朝回看自己走红的那段“学渣论”视频,还是会感慨,作为一位职业经理人,一般每天都穿西装,发言都能讲三点,怎么那天参加儿子家长会时穿得那么休闲、讲话还只讲了两点。

为你推荐

查看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