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学家:被剥夺的童年,正使教育陷入一场日益严重的危机(4)

狩猎—采集部落的孩子,早在3岁就开始同伙伴一起追踪动物了,13岁多,他们就可以同大人一起出行捕杀大型动物,边看边学。大约16岁时,带着当初那份玩乐的心态,这些孩子可能已经成为真正的猎手了。

自我教育需要自由时间,让孩子结交朋友、实践想法、动手操作、体验无趣而后克服无趣、从犯错中吸取教训、发现并培养自己的兴趣爱好。

“狩猎-采集”部落成年人,几乎不对儿童和青少年提要求,部分原因在于,他们认为年轻人需要在自我探索和玩耍中成长为有能力的成年人,这一点在瑟谷学校是相同的。

自我教育还需要空间——让孩子用来漫游、逃离、探索的空间。

狩猎—采集部落的成年人相信自己的孩子拥有良好的判断力,在瑟谷学校,学生同样受到了如此这般的信任。他们可以探索学校周围的森林、田野和附近的小溪,可以去参观当地的商店和博物馆,也可以去其他任何感兴趣的地方,只要不隐瞒行踪并采取足够的安全措施。

心理学家:被剥夺的童年,正使教育陷入一场日益严重的危机

2.混龄玩耍

瑟谷学校没有“高年级”“低年级”同学之分,经常是不同年龄的孩子们在一起玩耍和学习。这和原始部落里孩子相处的状态十分类似。

狩猎—采集部落很小,新生儿的出生间隔很长,孩子们可能只有一两个年龄相近的玩伴。一般都是各年龄段的孩子混在一起玩,小的4岁左右,大的16岁左右,小孩子会向大孩子学习。虽然他们也会向大人请教,不过多数情况下还是让玩伴来当自己的老师。

研究狩猎—采集部落的人类学家认为,混龄互动对孩子的自我教育至关重要,不论是对大孩子还是小孩子。

不以年龄分组的游戏,可以让年幼的孩子向年长的孩子学习技能和复杂的思维方式。

在一项对照研究中,混龄互动的幼儿园孩子的阅读量是对照组的近4倍,而写作量则大约是同龄孩子的6倍。这种读写行为大多发生在他们玩社会戏剧性游戏的过程中,例如在烹饪游戏中,孩子们会读食谱。

同时,混龄互动的好处是双向的。通过与年幼孩子的互动,年长的孩子锻炼了养育能力和领导力,同时获得了在人际关系中成为成熟一方的经验。年长的孩子通过教年幼的孩子,也能对概念有更深的理解,这迫使他们思考自己知道什么、不知道什么。

瑟谷学校许多学生毕业后继续从事对创造力要求很高的职业,格雷认为,混龄互动的经历是其中的部分原因。

心理学家:被剥夺的童年,正使教育陷入一场日益严重的危机

3.更少的霸凌行为

人类学家指出,狩猎—采集部落文化中紧密的人际关系、不分年龄的交融以及非竞争的平等道德观有效防止了霸凌行为的发生。如果一个孩子欺负另一个孩子,那么年长的孩子会迅速介入并阻止。

这在瑟谷学校也是一样,而且对该校的研究表明,如果有年幼的学生在场,年长的学生就不容易产生剧烈的情绪波动。

此外,瑟谷学校基于民主原则建立的校园规则和司法系统也可以防止恶性霸凌行为的发生。由于瑟谷学校的学生们既是规则的制定者又是规则的执行者,所以他们比传统学校的学生更懂得尊重规则。

另外格雷还提到,瑟谷学校同狩猎—采集部落近似地,让孩子能接触知识渊博、有爱心的成年人,接触并自由使用相关设备,实现民主制管理等等——总之,它们均倾向于“自主、共享和平等”的原则。

生活在现代社会的人们虽然也秉承这些价值取向,但重视和理解程度远不及这些部落。这或许也是为什么科技更进步、社会更多样化后,教育却变得呆板。

心理学家:被剥夺的童年,正使教育陷入一场日益严重的危机

还一部分时间和空间给孩子

为你推荐

查看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