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战的考研生:连续8年失利后,她与颗粒无收(3)

复战的考研生:连续8年失利后,她与颗粒无收

“研考走得比我快”

考研越来越难,分数越来越卷,这不是个别考生的感受,而是现实。

“最主要的原因就是找不到好工作,”从事考研辅导行业五年的老师李强告诉记者,“尤其是文科生,哪怕是211本科都没人要。考研对他们来说,也算是性价比最高的选择了,既能逃避就业,又能给自己刷学历。”

据智联招聘在2022年4月26日发布的《2022大学生就业力调研报告》,2022年理科、工科的就业签约率分别为29.5%和17.3%,而人文学科毕业生的就业签约率仅12.4%,不到理科生的一半。

该报告还指出,2022届高校毕业生选择企业就业的占比34.21%,较2021届下降了7.21个百分点;本届应届毕业生求稳心态有增无减,国企仍是毕业生首选,占比44.4%,选择民营企业的则占比17.4%。已签约毕业生平均签约月薪为6507元,较2021年的7395元下降约12%;签约月薪达1万元及以上的占比10.7%。

找不到符合期待的工作,于是年轻人们决定考研“卷学历”。李强告诉记者,在他的学生中,不少人尝过了“工作的苦”之后,决定重新吃“考研的苦”。“他们在工作过程中觉得很累很辛苦,而且没有前途,工作还不如考研。”

湖北咸宁的郑成,本科在一所民办三本读法学,毕业后,他尝试着向一线城市的律师事务所投简历,但都石沉大海,“好一点的律所基本都要求研究生学历。”郑成说,他本不信邪,二次考研失败后,他去深圳找工作,找了两个月后,他发现实在很难找到一个令他满意的工作,于是只好回老家继续考研。接下来的人生,就是复习、考研、失败、继续复习。

三战再次失败之后,2021年3月起,郑成在老家咸宁做实习律师,去年五月份他拿到的律师执业证,但是四五线城市的司法环境和律师专业水平让他很不满意,“小地方司法环境确实跟一线城市有二三十年的差距。”他说。

在和一线城市律师的交流中,他愈发感觉到所处城市给自己的事业带来的桎梏。在他看来,读研的意义就是获得去大城市找好工作的入场券。“如果我把‘到一线城市一个还可以的律师事务所去做律师’当做一个题,那么这个题的答案只有一个,就是考研。”郑成说。

李强回忆,2018年,他刚进入考研辅导行业时,“二战”的学生还不算多,每年每个班里,100人大概只有一两个“二战生”,但近两年,每年都有好几十人“二战”甚至“三战”,有时一届中复战的人数将近百人。2021年,他所在的考研机构有800名学生,其中复战的有两三百人。

“复战率越来越高了。我看了下研招网公布的数据,应届考生和往届考生的比例甚至能达到1:1。现在考研474万多人,起码有200万人都是往届生。”李强解释,这正是造成考研越来越卷的原因之一,“应届生的报名人数早就到达天花板了,主要还有之前没考上的人继续卷,于是越到后面累积的人越多。”

与报考人数的增长相比,研究生扩招的速度则远远赶不上。以西北大学新闻传播专业为例,李强记得,2020年报考西北大学新传的有八九百人,录取89人,到了2022年,虽然该专业录取人数上升到100人,但报考人数却逼近了2000。

研究生考试的试题难度随着录取率的降低而升高,李强发现,这一变化从2020年开始突然明显起来,“无论是985、211还是一些双非院校,这三年的出题难度和灵活度比之前大得多。”

夏青树连续考三年,离录取最近的一次,她只差两个排名。她的专业科目成绩一高再高,但公共科目却总会出问题。每年她都告诉自己,“下一年公共科我努力,一定可以拿到满意的分数”,每一年,她都觉得自己“再来一次”肯定能考上,但每一年,迎接她的都是失败。

“我总结八次失败原因是,我自身进步的速度没有跟上研考的步伐,它走得比我快。”孙状状记得,初战前,她和同学在学校图书馆附近散步,她开玩笑说,“一年考不上,我就考三年,三年考不上就考五年,我给老师考退休了,没想到一语成谶。”

复战的考研生:连续8年失利后,她与颗粒无收

连续考研几年,云黎的身体出了问题,每天要喝中药调理

复战的考研生:连续8年失利后,她与颗粒无收

“墙还是那么高,但有的砖为我而碎”

为你推荐

查看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