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战的考研生:连续8年失利后,她与颗粒无收(4)

“考研失败真的是一件好残酷的事情啊,那些写干了的水笔、成摞的稿纸,冬天薄荷味道的清晨、图书馆金色的下午,连同你和夜晚的并肩作战,考场上的郑重其事,以及所有的紧张焦虑又或者是期待展望……随着一道题目、一个分数、一名对手甚至是一点意外,被付之一炬。”3月1日,孙状状把自己连续8年的准考证发在社交媒体上,并下定决心“告别自己颗粒无收的青春”。

去年,她给自己坚持报考的导师写了封邮件,“我说我每年3月份,都发誓这是我最后一回考了,但是看到招生简章的时候就准时反悔了,继续报考。”导师回复她说,“热爱除了坚持考试之外,还有许多路径可以尝试。”

可是在备考中,后悔的情绪常常会涌上心头,考研甚至让她感知快乐的元件也停摆了。“就像手机的电池一样,正常人的电量是100%,我的可能只有70%。”孙状状发现,无论如何,自己都无法像正常人一样开心。

“研究生学历是不是被我们这些人过分美化了?”有时候,孙状状也会这样问自己。她并没想清楚考上研究生之后要面临什么,要干什么,而她那些上岸的同学们也很痛苦——比如有人想进高校当老师,这就意味着他们还需要继续读博。

“我太把这件事当回事了,感觉挺对不起自己的。”孙状状告诉记者,她的同龄朋友们大多已在相亲或者计划结婚了,她还未完成个人的自洽,无法参与到一段感情中。

云黎则在天津的一家中小规模广告公司工作,无论是薪资还是城市环境,都不是她理想的选择。因为不确定自己的未来在哪里,她一直没谈恋爱,而2022年的第四次考研,她除了闺蜜之外谁也没告诉。

这么多年考研值吗?这个问题云黎很难回答,她也不确定这几年付出的时间、精力还有金钱成本,能不能和研究生学历达到平衡,但她觉得自己还是会继续考下去,并且不接受调剂,不改变目标学校。“对我而言,考研是‘往上走’的最正确的一条路,是性价比最高的选择,但这个机会只在那些最火的院校里才有。”

李强也认为,除了实打实的时间成本,考研需投入的金钱成本其实并不太高。他所供职的线下考研班,从几千到几百块的课程都有,还有学生在淘宝上买几块、几十块一套的盗版考研材料。比起留学、去外地实习等其他道路,考研的门槛是最低的。

但最容易卡在考研这一关上的,正是这些既不富裕也不赤贫的普通家庭学生,“有钱家庭的孩子,第一年没考上第二年就出国了,而穷人的孩子一出校门就要挣钱养家了。”李强说。

他观察发现,很多学生其实并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他们没有收入,没有任何兴趣,他们可能现在目前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给自己刷个学历,这样还更心安一些。”

越来越卷的考研现状也引起了教育界人士的关注。3月5日,全国人大代表、华东师范大学党委书记梅兵关于“警惕考研’高考化’趋势”的发言引发舆论关注。

对于不断复考的个体而言,这是一场漫长到看不到尽头的拉练与豪赌。考研三年,让夏青树养成季节性情绪起伏的惯性,每到七八月,她就会兴奋起来,而到了九十月份就“不行了”。

“不撞南墙不回头,撞了以后我就认了。”夏青树说。站在年龄2字打头的末尾,夏青树和孙状状面临着更大的年龄压力,时间成本在她们身上似乎已挥霍殆尽。夏青树决定,如果这次不成功,她就不考了,她觉得自己再也承受不了这样的心理压力了。

这8年里,孙状状一直在单打独斗,她从不与人倾诉,只是默默消化着每一次的失败。“老话不是说,不撞南墙就不回头,我觉得南墙上,已经有砖被我都给磨平了。墙还是那么高,但有的砖为我而碎。”

(责任编辑:卢其龙 CU002)

为你推荐

查看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