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战的考研生:连续8年失利后,她与颗粒无收(2)

对于不少考研人而言,2月21号是失意的一天——从这天起,2023年硕士研究生招生考试成绩就陆续公布了。

“查分分为温和版和刺激版。胆小的选择温和版,觉得自己稳了的直接点开刺激版。”网上给出攻略,在研招网上查分,需要一步步填入姓名、考号和身份证号码,但倘若“不小心”点开绑定了学信网的微信二维码,没有一丝丝防备,成绩会直接蹦到眼前。

这天在查分前,孙状状特意循环播放着《好运来》,并把家里做了个大扫除。尽管做足了仪式,但分数猝不及防地跳出来,还是杀了个她措手不及——研招网绑定了她的账号和密码,她一点进去,分数就直接弹到她眼前:328分。

“这个成绩一旦出来了,相当于被宣判了(失败)。”孙状状说。她所报考的专业,去年分数线是361分,前年是346分,比照往年分数线,她今年的分数很难“上岸”。

这是她第8次参加研究生招生考试,从2015年到2022年,她连续八次报考北京电影学院的同一个老师的研究生,次次铩羽而归。

这一天,报考山东师范大学的考生夏青树也查到了自己的分数。查分前,她也特意听了一遍《好运来》,以求一份“好运”。

查分要先做好心理准备,中午12点多,她开始刷微博和小红书,先浏览了一遍山东师范大学艺术学的出分情况,不少网友讨论“政治有点压分“,这让她心里一沉,“我当时就猜得差不多,这八成是要拖后腿的。”

下午2点50分,夏青树登录网站,点击查询的那一瞬间,她紧张得呼吸几乎一窒。按照以往的经验,卡顿的网速会给心灵留下一点点缓冲的余地,但偏偏今年网速格外流畅,分数一下就跳了出来——331分,院校排名第75名。

看到分数后,夏青树冷静了下来,去年该专业的国家划线是361分,她知道,自己最好不要抱太高的希望。困在考研路上三年,她已耗尽精力与情绪,当发现分数再次不理想时,她感到无力而迷茫。

在重复考研的路上兜兜转转或原地踏步的人,多少都陷入这种情绪中。21日这天,云黎哭了三场,晚上她感觉好些了,想看看直播缓解下沮丧的情绪,然而刚跟一个喜欢的主播连上麦,云黎“哇”地就哭了出来。

“上麦第一句话,我说姐姐我四战失败了。”云黎告诉记者,为了这次考研,她专门辞了工作复习备考,刚考完时,她觉得今年的题做得还比较“顺手”,但分数出来,比去年还低了10分。

更让她难过的是,她甚至不知道问题出在了哪里。为了弥补2021年复习不充足的遗憾,整个2022年,她每天从早学到晚,将所有的知识点倒背如流——她已经看不见自己还有什么进步的空间了。

“我觉得我的人生就处于停滞的状态中,把自己给困住了。”云黎说:“自本科毕业之后,我的人生就一直处在一个水平线上。”

复战的考研生:连续8年失利后,她与颗粒无收

孙状状的考研资料

复战的考研生:连续8年失利后,她与颗粒无收

执念成了一种惯性

一次次的失败带来汹涌的痛苦,但云黎还是会准备“第五战”。于她而言,考研是争取人生自由的“挑战赛”,她不能轻言放弃。

从她大四起,父亲每年都会催她结婚、考公务员。家里长辈们也觉得,女孩子就该去考公务员,然后循着上班、结婚、生子的轨迹稳定生活。

对于长辈的规劝,云黎甚至没什么反驳的话可说,她把宝押在考研上。“只要我是研究生,我的能力提高、学到的东西更多、工资水平会涨,在家里面话语权会更大。再被长辈管,我就可以说我都是研究生了,我可以不用被管了。”云黎说,“考研是对于我自由选择人生的争取。”

在坚持考研这件事上,似乎每个人都有自己不得不、必须坚持下去的理由。考研的八年里,孙状状也尝试过工作,她曾在某明星工作室工作,月工资高的时候有两万。2020年正赶上该明星走红,这为她的职场开拓了极大的上升空间,但就在这时候,她却选择了离职。

似乎成了一种惯性,在工作和考研之间,她总会无条件地选择考研。

孙状状没读小学六年级,直接跳上了初中,考研二战时她告诉自己,“就当我补上六年级了”;后来,她高考成绩不理想,本打算复读的,但最终选择了直接读大学,于是三战时她又告诉自己,“这次相当于我既上了六年级,又复读了一年。”

类似的“借口”在四战之后就再也找不到了。孙状状不得不承认:“你会觉得时光在你身上流逝了,所有人都在进步,只有你停滞不前”。这种感觉并不好受,连续八年的“停滞”让她难以消化,一提起这件事,她便觉得自己矮人一头,“为什么别人一次就考上了?你这么多年都没考上?”

但她还是坚定地一年年考下去。“你要干这件事,心里就会总惦记着它。就跟租房似的,总觉得‘研究生生活’是自己要买的房,工作就是租的房。我工作时的老板对我挺不错的,但你就会觉得这不是你最后的家,你总会走的。”

如果说一开始考研是出于对专业的热爱,但考了八年之后,孙状状觉得,考上研究生最大的意义是收获心灵的满足感。“这么多年的付出终于有回报了,我觉得这种感受是没有东西能比拟的。”

还有人为了“名校情结”而一考再考。一名四战南开大学失败的考生告诉记者,自己在二战时考得不错,虽没有考上南开大学,但可以调剂到中华女子学院的妇女维权研究方向,该校该专业入选全国首批妇女/性别研究与培训基地、国家社会工作专业人才培训基地。

但为了梦想的南开大学,她放弃了调剂,她现在的确感到后悔:”我的名校情结把我害了,如果当时去(中华女子学院)的话,我现在已经快要毕业了。”

复战的考研生:连续8年失利后,她与颗粒无收

孙状状做过的习题

为你推荐

查看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