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高职生上本科 在职业教育中承担什么角色(3)

那么,应用型本科学校能否担起职业本科教育人才培养的大旗?

在俞仲文看来,职业教育是拥有成熟技术、成熟规范的教育,不能把职业教育“泛化”。“有人说,清华大学也可以办职业教育,我认为这就不对了,他们(清华大学)是研究型高等教育,有自己大展拳脚的地方。”

此前,浙江省有独立学院转设时,选择与高职学校合并为职业本科教育学校,遭到家长们的抵制,他们认为,这是对独立学院的“降格”。这一现象折射出职业教育当前的困境:在公众认知层面,职业教育依然未被充分认可。

同样的心态也体现在应用型本科的人才培养定位选择之上。俞仲文说,应用型本科的摇摆,影响了他们发挥作用。“现在的应用型本科如果不转型,很难担负职教本科人才的培养重任。”

他认为,教育部门应引导一部分应用型本科向职业教育转型。

对于职业本科教育与应用型本科教育的区别,他说,“高等教育有高等科学教育、高等工程教育,当然也有高等技术教育。应用型本科和职业本科都属于高等技术教育的范畴,就这一意义上讲两者没有区别,不必去苛求它们之间的不同。”

企业举办职业教育育人仍是基本目标

新的《意见》再次为社会力量举办职业教育打开方便之门,明确提出“鼓励上市公司、行业龙头企业举办职业教育,鼓励各类企业依法参与举办职业教育。”

《意见》的出台带来职业教育企业在A股的全线飘红,这是不是利好资本市场的消息呢?

对此,熊丙奇提醒,鼓励上市公司、行业龙头企业举办职业教育,以及各类企业参与举办,是为了提高职业教育的人才培养质量,因为企业拥有自己的优势,能更敏锐地感知社会对技能人才的需求变化,并快速把这种需求变化体现到人才培养中,提高技能人才培养的质量。“如果以营利思路举办职业教育,可能会导致职业教育‘低端化’甚至‘空心化’。”

他同时也提醒,需要企业举办的职业院校拥有办学自主权,否则难以发挥优势。

《意见》提出目标

●到2025年,职业教育类型特色更加鲜明,现代职业教育体系基本建成,技能型社会建设全面推进。职业本科教育招生规模不低于高等职业教育招生规模的10%,职业教育吸引力和培养质量显著提高。

●到2035年,职业教育整体水平进入世界前列,技能型社会基本建成。技术技能人才社会地位大幅提升,职业教育供给与经济社会发展需求高度匹配,在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中的作用显著增强。

(责任编辑:卢其龙 CU002)

为你推荐

查看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