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家长的自我救赎,用半生抵抗教育焦虑

什么能让一个中年人崩溃到哭泣?

在陈瑜的新书《我为孩子打突围战》里,有一段真实的故事,让外滩君看得揪心:

前来咨询的妈妈诉说,自己孩子学习能力天生偏弱。小学前三年,她和孩子都顶着压力,花别人几倍的时间保证一个还过得去的分数。

到四年级,大人小孩早已筋疲力尽,她自己都接受了孩子的情况,但她身边的朋友、老师却依旧不肯“放过”,终日用“分数”“成绩”捆绑着她和孩子的“未来”。

直到有一天她被逼到崩溃,“我开车到一个没人的地方,一直哭,一直哭。我真的希望老师不要那么在乎我孩子的成绩,没有关系的。我真的太难受了!”

人到中年,终于还是因为孩子的教育破防崩溃。作为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又深耕家庭教育多年,陈瑜这两年访谈了不少有相同困境的家长,字里行间都能感受到他们的走投无路。

陈瑜

在陈瑜看来,家长的感受是绝对真实的,教育,确实是变得越来越难了:

一方面,时代变了“消费降级”“破产三件套”等网络热词,正反映出当前经济、就业等形势状况;更别说近两年AI颠覆了很多行业的样态,不确定性带来的焦虑与日俱增。

另一方面,孩子变了。前段时间,武汉有数学老师发现一年级班上一半孩子不认识纸币,细节之处就能感受到,今天的Z世代有多不同。“家长不能把孩子拉回工业时代的教育模式”,但想要跟上孩子的节奏,谈何容易!

陈瑜是不忍苛责负重前行的家长的,那焦虑难道是当今教育的必然吗?

1234...全文 9 下一页

为你推荐

查看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