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底在线教育乱象:“话术”+“套路”收割家长(6)

绑架:教育被资本“套牢”,最终受害者是学生

无论是话术“绑架”还是套路牵引,都是校外培训机构在资本驱动下的必然表现。

资本的本质是趋利的。为了快速获利,很多机构把重金砸在广告上,“一个公交车站有4个广告牌,其中3个就是在线教育的,时不时还能看到贴有在线教育广告的公交车驶过站台。”一位家长这样说。

当然,电视上的广告更是铺天盖地。

“可能前一秒新闻里还在说要给学生减负,认为校外辅导机构在贩卖焦虑,后一秒,电视里就播出课外辅导的广告。”刘林说,这种现象非常分裂。

铺天盖地的广告背后是“烧钱”,同时也是“圈钱”,甚至是“骗钱”。不久前就有媒体披露,4家在线教育培训机构请了同一位“老师”为其做广告,这位老师一会儿是教数学的,一会儿是教英语的。

教育被资本绑架伤害的是教育本身。

“我很喜欢当老师,我知道教育不仅要授人以鱼,更要授人以渔,有时候主讲老师讲的内容太偏重应试技巧了,我就会重新录一些讲解视频。”华言说,但是这样的做法必须保证自己的“动作”不能落后于其他同事的“动作”。华言所说的“动作”就是在续班关键时期应该完成的那些电话及各种营销活动。

“我们的工作时间通常是下午开始半夜结束,如果再录视频,经常要熬到夜里两三点,时间长了自己的身体就不允许了。”

“线上加线下,实体加虚拟,口灌加电灌,学校加社会。”刘希娅表示,“现在,教育类的在线培训已经形成了人工智能学习产品与校外培训、媒体甚至部分学校、教师的经济利益链条。”刘希娅说,疫情期间各类学习类App与线上学习平台大规模涌入市场,但目前大部分产品形态为“互联网+教育”而非“教育+互联网”,由此导致了一系列教育问题。

为你推荐

查看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