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大教授谈内卷:为什么我们有钱了,教育却越来越卷?

当KPI进入教育,我们必将不堪重负

我们无法用一个确定的关系将教养、决策和社会平均收入联系起来。到底富人的教养方式出了问题,还是穷人跟不上节奏和步伐?

我们把极端的富裕和极端的贫穷两个现象放一起解释,会发现影响父母育儿行为的关键因素,一个是孩子未来收入水平多大程度上取决于教育的成功。这句话看着比较复杂,实际上解释了一个非常重要的原理,当一个人必须通过学校教育——简单地来说,就是通过文凭来决定你的能力,以及你未来的职业,甚至是收入的时候,那么学校是不堪重负的。

育儿这个事情一定也是不堪重负的,如果这个社会不开放更多其他的途径来筛选人才的话。这使得我们的育儿变得越来越内卷和焦虑。

第二个是教育机会不平等的程度,就是名额有限,而且投放的渠道是非常单一的。

我们可以看到社会不平等程度和教育回报率之间的关系,不平等程度很高,教育回报率也很高,就是贫富差距特别大,而且这个社会大量的机会是分配给那些有高学历的人的话,你对孩子的教养一定要求他出人头地,而且把它当作改变家庭命运的唯一方式。

如果一个高中毕业生和一个硕士毕业生收入差距不太大,一个大学的清洁工和教授收入差距不会差10倍,就差三四倍、四五倍的差距,这个就是教育回报率低,你对孩子就相对宽容。将来当一个保洁,过一个基本体面的小康生活也没问题,那么焦虑育儿干吗?

如果不平等程度很高,教育回报率却很低,你只能认命,读书也没啥用,也不会带来更高的收入,你认命就好了。

为你推荐

查看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