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利性!家长委员会“变味”带来教育隐忧

家委会的目的是在广大家长与少数家长代表间建立相对稳定的委托代理结构,从而双向降低学校与家长群体间的组织、交流障碍。但在实践中,家委会的独立监督地位往往未能得到充分体现,常常蜕变为家长代表为子女谋求活动机会、学生职务、师生互动的食利性组织,乃至调转立场成为帮助学校与家长谈判的管理辅助机构。

个别家长代表之所以敢于发起不当行为,所依仗的无非是压力之下服从倾向带来的权力幻觉。让裹挟重新成为协商的关键,就是打开组织内部的封闭空间,让社会主流价值的阳光照进“黑箱”,让经得起舆论注视的是非对错与家委会运行一道“在场”。如此,方能培育出支撑未成年人教育的可靠力量。

近日,深圳某中学二年级家委会在微信群中发动所有班级的学生家长,为教师众筹购买养生杯、鲜花等礼品,相关截图被网友曝光后引来一片吐槽。经当地教育局核查,众筹送礼系家委会自主行为,学校教师均未参与,已通知学校要求家委会向家长退还集资款。继家长群之后,家委会里的人生百态再次汇聚了舆论目光。

家长委员会在我国尚无正式法律身份,其权利义务一般由地方教育主管部门的规范性文件及学校规约确定。从制度设计角度来说,设立家委会的目的是通过选举与推荐赋予身份合法性,在广大家长与少数家长代表间建立相对稳定的委托代理结构,凝聚沟通焦点,从而双向降低学校与家长群体间的组织、交流障碍。

在子女教育“操之于人手”的背景下,家委会的成立也改变了家长与老师沟通形式上“一对一”、实质上不对称的状态,有利于以集体协商方式平衡家长与校方商谈时的不均等地位。

为你推荐

查看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