困在禁令里的留学生:有人在美国落地后就地遣返 有人被FBI上门询问(6)

走出大使馆后,她怀疑是自己没准备好材料,或者没有回答好问题才被拒签。她甚至相信过留学圈子里流传的关于那个签证官的传说,此人太过古怪以至于很多人都挂在他的手上。

那时她还未意识到,把自己拒之门外的,是一股更强大的力量。

她没有立刻回国,在柬埔寨多待了两个星期,每天对着酒店里的镜子反复模拟面签过程,又把所有材料都过了几遍,直到确认已经完美。她甚至向美国的学校要了支持信,证明自己的专业是“安全”的。

第二次面签到了,这次换了签证官,是个不错的兆头。她递上材料,开始了准备好的自述,自认为讲述时逻辑、语速都很完美。

签证官没有回应,只是不停地在键盘上打字。

“你在××大学交流过?”对方拿起表格,提出了全程唯一一个问题。

得到肯定的答复后,签证官递出一张A4纸。和上次一样,白色的,“拒签的颜色”。

回国后,辛欣经历了一段艰难时期,她失眠、易怒,作为一个准医疗工作者,她确认那是种病态,不得不给自己开药治疗。最近的遭遇已经超出了她的经验范围,她想找到答案,开始把目光转向政治,一个曾经令她感到“无聊”的领域。

她关注起时政新闻,在几个重要的美国网站上加了星标。美国政治常识成为她的一门“必修课”,她甚至研究起两党的不同政治倾向。

很快,她又看到了新希望。美国大选在即,10043号公告是保守派的共和党推行反全球化的民粹主义极端产物。而“机会均等”是民主党提倡的基本价值观,若是他们获胜,废止一系列共和党制定的政策,也应该在情理之中。

当时已经9月,距离美国大选还有两个多月,竞选已经到了白热化阶段。

不管是饶阳、吴晓天,还是曾经同样对政治无感的李夏,此时都把美国大选动态当作每天起床后优先查看的信息之一。他们从未如此关注过美国的选情。

为你推荐

查看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