贩卖经验考研人:收割学弟学妹1年赚到6位数

01

那些考研细分市场的“个体户”

一百多万跃过国家线的考研人正在做最后的冲刺。

4月6日,考研调剂服务系统正式开放,目标院校复试无望的考研人挤上网站,争抢最后的上岸名额。

教育部发布的数据显示,2022年考研一共有457万人报名,比上年增加了80万,增幅达21%,但只有130万人能够上岸。

在越来越卷的考研市场,调剂信息、模拟面试、往年真题资料,一切明码标价,按需索取,迫切的需求撬动了一个庞大的考研辅导市场。除了手握资本,坐拥老牌教辅机构的传统商人以外,拥有考研经历的个体散户,也成了这个市场里的“掘金人”。

在一份由网友总结的2022考研专业难度梯度榜单里,超一线梯度里有会计、新闻与传播、教育学等专业,第一梯度里有金融、法学等专业。考研难度越高的专业,越有个体户们的掘金空间。

“喂喂,师姐能听见吗?”一位考生进入腾讯会议。在信号那头的舒心眼里,考生看起来有点紧张。

这是一场20分钟的模拟面试,舒心是面试官之一。当其他面试官提到“请另外一位老师进行点评”的时候,她甚至有点没有反应过来。

面试的组织者,是一家专攻新闻传播学类考研机构。除了三次一对一模拟面试和答疑外,这个复试辅导班还会提供目标院校往年真题资料、热点讲解、自我介绍修改、简历制作等服务,收费1299。

新闻传播学类专业研二在读的舒心就读于北京一所211学校,已经有了两年的考研辅导经验。两年前,作为跨考生,她选择报班参加考研辅导,在上岸后,继续留在了机构带学生,做过一段时间的班主任,也做零散的批改,但她有自己的顾虑,没有做过讲师的工作,“我自己水平都不太行,害怕误人子弟。”

但做讲课老师能撬动更高的收益,舒心在机构每月公开的薪资表格上看见,学长学姐兼职带课,几十人人的大课一节1500元,一二十人的小课一节400元,一个月最多能挣一万多。

作为“雇佣军”,在她所在的机构,一切按项目计收入——做班主任按人头计费,每人每月30,批改作业一份20,甚至连打通电话纾解考生情绪都能拿到50/次的价格.……零零散散的项目加起来,舒心半年内赚了差不多一万二。

上岸前被学长学姐辅导,上岸后辅导学弟学妹,“考研辅导”这根线条,串起来一届又一届的考研人,这种由“考生”而非“名师”撑起的培训循环,正在考研细分市场发挥作用。

在公共课上,他们无法撼动文都、新东方、考虫等综合型教培品牌中英语、政治名师教授的影响力,但却能够在分值比重更高、差异性更大的“专业课”市场,凭借个体经验赚得入学后的“第一桶金”。

从最基础的卖考研资料,到批改作业,制定计划,讲课补习,每一个环节都能带来收入。

贩卖经验考研人:收割学弟学妹1年赚到6位数2015年12月26日,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全国硕士研究生入学考试考点 图源:视觉中国

和舒心一样,会计专硕专业的许皓然也是看到了“钱景”才投身考研辅导行业。去年4月,许皓然成功上岸北京一所211学校,一查到录取信息他就开始琢磨如何推销自己,他通过微博、小红书、虎扑等等社交平台发布自己的考研经验贴,一边招生,一边寻找合伙人。

招兵买马一个月后,他和来自全国各个学校的六个会计专硕专业的同学组建了一个小工作室,集体合伙提供线上辅导服务。

通过社交平台,他们迅速招揽到第一批一共30位学生,提供的服务也相对轻巧——不提供教学辅导,提供的是考研全程的一对一的学习计划制定、督学打卡等服务,所有服务收费200/月。

今年,随着市场变化,他们也开始转变策略,打算试水“讲学”,现在,在这个机构里,许皓然负责监督学生,制定学习计划,以及讲授数学科目。

嫌联合作战麻烦的,可以搞一对一的方式,能更加精细化的照顾到每一个学生。金融专硕的李岩采用的就是一对一教学的考研辅导模式。不过,李岩并不是一名有成功经验的“学长”,和他的学生们一样,他是一名22考研生。

这位二战生,去年的一战挂在了复试面试上,但不错的专业课成绩招来了机构的关注。一个较有规模的考研机构主动向李岩抛出了橄榄枝,询问他是否愿意来做讲师,针对他所考的学校做一对一的补习。李岩认为,机构给的课酬80/小时,对于已上岸的同学来说,不算特别好的选择,但“当时我二战,也毕业了没有收入,这个课酬对我是比较需要的。”于是,一位花6万块报了定向班的学生通过机构推荐、试听课程,选择了李岩。

通过微博,李岩还寻找到了另一位一起考金融专硕研究生的同学,参加了他的一对一辅导。他给自己的辅导课程做了一个定价:学校自命题科目的知识点框架+背诵知识点+真题,三合一卖199元;3人全程小班课卖899元,一对一全程辅导课卖1999元。

“她们都知道我是二战的。”李岩表示,考研辅导和自己的学习同时进行,他给两位同学安排了详细的课程计划,还自己花钱买资料,向学长学姐打听对方学校的考试风格和偏向。这种报团取暖的“实战”倒是赢得了对方的信任,三人互相学习,共同进步,目前均已通过复试,成功上岸。李岩也有底气开始2022年的招生了。

“其实我的想法是,想利用自己的空闲时间和经历多去帮助一下有需要的同学,在这个过程中能够赚一点零花钱就好了。”李岩说。

渴望上岸的迫切,正让一切考研经历都成为能够迅速变现的稀缺品。

02

报班好几万?

“还不如给我2000块钱呢”

对于一位普通考生来说,准备一场考研要花十个月左右的时间。而一旦入坑考研辅导,则需要计较更多花销,根据数舆2019年的调查显示,有21%的考研人花费在3000~5000元和1万以上,15.5%的人花费达到了5000~1万。

以文都考研为例,在其天猫官方旗舰店,其政治英语数学三门公共课开设的2023考研VIP特训班售价6730,商品详情页面介绍改班型区别于普通全程班,其享有学习计划、学管督学、心理疏导等服务。

贩卖经验考研人:收割学弟学妹1年赚到6位数文都考研在天猫旗舰店的商品售卖页

每年2月,上一场考研初试成绩还未发布,已经有人摩拳擦掌准备下一场考试,许多机构也瞄准大四开学的节点,纷纷推出不同的课程类型,标准班、精英班、强化班、协议班……不同的名称令人眼花缭乱。

所有参与过考研辅导的学生都知道,这是一个暴利的行业。而个体户们进入这个市场的开始,不少是源于“踩坑”。

在微博#考研被坑#的话题词下,每年都有学生发文指控辅导机构和学长学姐骗钱。因为考研辅导市场太大,机构复杂,参与授课培训的人员普遍来说没有受到正规教辅培训取得资质证明,良心与否全凭运气,学生踩雷掉坑的几率很大。

而这些认为自己被坑过的人,恰恰也成了最迫切的填坑人。

“二战”还未上岸就开始带学生的李岩,在“一战”时全程跟了机构,花了大概10000多块钱,但他上辅导班的效果并不如意。他报的班,授课老师是曾经有过高校教育经验的“名师”,但老师只是讲授普遍性的内容,虽然这个班顶着“定向班”的名头,但对他考的学校针对性并不强。机构给的押题卷背得滚瓜烂熟,但上了考场拿到试卷却发现一道题也没压中。

在第二次考研期间,他加入了网盘大军,通过一些盗版资源号获得了免费的资料,并且决心要帮助其他同学,让他们免于踩坑。

花了六万块报的综合类机构班的辅导的学子,李岩给他做一对一辅导,从中只拿了不到8000。剩下的钱,都让机构赚走了。

让商人赚,还不如自己赚。

2022年3月,正在准备面试的李岩还没有拿到录取通知书,就已经招来14个学生。他初步规划了两种课型:3人全程小班课卖899元,一对一全程辅导课卖1999元。比起大型机构动辄上万的全程班费用,他的辅导班算得上是“白菜价”。

和李岩的经历类似,许皓然在考研期间报了十多个辅导班,花了三万多。

“我就是因为报的班太多了,感觉到每个班都有一些不足之处。”他不满意机构的课程,加上退款是一件很麻烦的事情,所以他没有选择和机构闹不愉快,而是快速地进入下一个辅导班。上岸之后办班,他也是想考研的同学们“少走弯路”。

褚雨的专业是教育学专硕,因为朋友推荐,她开始给一位在职考研生做辅导。此前她拒绝了机构的邀请,就是希望自己能够多一点属于自己的时间。

她的学生是一位大山里的特岗老师,对这位唯一的学生,她能够精准仔细地提供辅导。从四月开始,一直到十二月考研结束,她一直为她提供服务,褚雨把定价权交给学生,每月800元的辅导费,也是两人商量后的价格。

褚雨不授课,但做答疑、抽背和提供学习资料,她提供公共课和专业课的教材PDF、网课视频等内容,做一遍筛选后,还会根据进度及时更新。前期,褚雨每两天给对方辅导一次,到了十月份的冲刺期,她们天天通话,褚雨会在电话里进行答疑,她会通过抽背检查对方的学习效率,“我们这种文科类的专业,其实背到了基本上就学会了。”

最后,那位特岗老师考了370分,在“非常卷”的教育学专业没有通过初试,但幸运的是,她被非全日制的专业录取。

贩卖经验考研人:收割学弟学妹1年赚到6位数网图 图源:视觉中国

“这是一件有使命感的事情”,法硕学硕专业的林迈做了三年的考研机构,辅导过200多名学生。让他决心开始考研辅导事业的,是一次“打抱不平”。

为你推荐

查看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