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无"培训机构:租用民房开班教师资质不明(2)

此前,尽管相关部门针对校外培训出台了相应的政策,但部分校外培训机构的生意依旧火爆。相应地,一些家长的依然焦虑:担心不给孩子报个培训班,孩子就是在虚度时间,会立马被赶超。

督导组在贵州省安顺市实验学校初中年级随机抽查填写问卷的55名家长中,有18名家长为孩子报了校外学科培训班。

在访谈中,中青报·中青网记者得知,在许多校长、教师、家长心中,“向‘刻苦’学习要成绩”的想法在当地比较普遍。特别是部分贫困地区的家长提到,不少校外培训机构的“花样宣传”,加重了他们的焦虑。他们把更多的时间和金钱投在校外培训机构,希望能提高成绩。

然而,受限于经济等诸多因素,在督导组此次明察暗访的安顺市、曲靖市,大多校外培训机构规模较小,做不到运营标准化和教学标准化。

以安顺市教育局2020年公布的该市校外培训机构黑白名单为例,上榜的114家白名单培训机构中,超过7成为中小学学科培训机构,且仅有4家机构举办者属性为企业。51家黑名单机构则均为学科类培训机构,被拉黑原因主要包括证照不齐全、超范围经营、基础设施条件差等。

在今年1月,曲靖市沾益区也将23家教育培训机构列入“黑名单”,原因均为证照不全。

这与督导组的观察一致:有的机构有照无证,有的机构办学资格证已经过期,有的机构使用其他机构证照,还有营业执照注明“正常营业范围应是教育咨询服务、销售办公用品等。不能涵盖办学、培训及举办托幼机构”的机构,实际上开展培训和托管服务。

而自行印制教辅、布置家庭作业、要求学生利用微信群进行作业打卡、超纲辅导、超时培训等现象也被屡屡发现。

更让督导组感到诧异的是,个别机构还存在应付督导检查的情况。

为你推荐

查看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