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我的文章出题,而我不会做!”,阅读理解成“过度”理解

一次教育论坛上,周国平和许多学者就当前语文教育问题发声:“我的文章经常被用作语文考试卷子,我认为这种考试方式极为可笑,极为荒唐……”

说用自己文章出的题,诸如分析文章的主旨思想、段落大意、分析某句话背后的含义等,自己也不会做

“拿我的文章出题,而我不会做!”,阅读理解成“过度”理解

周国平的多篇作品被选入中学语文课文或被编成语文考题

周国平说道:“曾有一个学生拿着试卷,就我的文章让我做一做,最后按标准答案评分,69分,他很高兴,说比他的还低…”

“拿我的文章出题,而我不会做!”,阅读理解成“过度”理解

记得几年前,一篇博客《我的文章成了高考题,而我却不会做》引起网民对高考的抨击,这篇文章就是《寂静的钱钟书》,被选为2009年福建省高考题。周南(化名),自己试做了一遍,总分15分,得了一分…

“我对了对答案,除了第一个选择题,我拿了1分外,其余全错。出题老师比我更好地理解了我写的文章的意思,把我写作时根本没有想到的内涵都表达出来了。”周南在博客上这样写道。

“拿我的文章出题,而我不会做!”,阅读理解成“过度”理解

一个教育家讲:“当前,语文教学出现了一个问题,老师说:小朋友们,请看窗外你们看到了什么?

为你推荐

查看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