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高考疫情防控提醒:高考生考前发热要立即报告(3)

我大学虽然是读的艺术设计,但工作后却因机缘巧合,有幸拜书法家杨再春、画家阿里雷公等为师进一步学习书法、国画。在这个过程中,我越来越热爱国画艺术,特别是其中的花鸟画。2013年一次录制电视节目的机会,我又有幸参加了张立辰中国画写意高研班,那一次学习使我对国画的精神内涵有了更深刻的认识。

之后,2018年的一次聊天中,我偶然得知中国艺术研究院的阴澍雨先生在招研究生。我本人很喜欢阴澍雨先生的画作风格、很崇敬他,当时身边的师友鼓励我去考阴澍雨先生的研究生。

我开始有点犹豫,我都大学毕业十几年了,跨专业去跟刚大学毕业的孩子一起考研,竞争压力得多大?但是我后来跟爱人以及家人商量时,我爱人说,你想考就一定要去考,孩子她来带。家里其他人也都很支持我。

所以2019年,36岁的我才真正下定决心备考。

澎湃新闻:你为何会选择备考难度比较大的全日制研究生?

王恒:近些年阴澍雨先生每年只招一名全日制研究生。虽然竞争惨烈,但我还是报考了,想试一试。

另外,中国艺术研究院非全日制的国画花鸟方向的研究生是四年制的,四年的费用大约要22万元。同方向的全日制研究生是三年制的,三年的学费加住宿费大约是3.6万元,而且能申请奖学金。这就相当于读全日制研究生至少能省十几万元。

每天只睡三四个小时,“一战”过了国家线却无缘理想专业

澎湃新闻:备考中遇到的困难多吗?

王恒:压力比较大。

大约是在2019年7月末我才停掉所有工作,开始备考。当时看备考书目时觉得太难了,特别是政治、英语十几年没接触了。英语单词都不认识了,感觉自己真的考不了。当时很焦躁、很痛苦,怀疑自己是不是做了个错误决定。

为你推荐

查看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