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学断供,有人已倒在黎明前

怎么可以把孩子教育这么严肃这么干系一辈子的事情,置于一个充满疑问和风险性的讨论中。这是一种负责任的人生规划么?

冰川思想库研究员丨张明扬

今天,又看到一则留学断供的非虚构文章:《破产家庭的留学生,看到真实世界》。

我转到一个小群里,好友幽幽地来了一句:每日负能量。

几个“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孩子们并未做好自立的准备,便被抛入真实的世界”。

加大圣迭戈分校大二女生曾经和闺蜜四处度假,不计金钱,只为体验感,“900多刀一晚的酒店连续住一周,窗外是望不到头的花园,客厅内放一台古典钢琴,每天的下午茶送到卧室”,经营K12教育的母亲破产后,她每天晚上都在哭,“掐着下午两点只吃一顿饭,饿了就去星巴克门口闻闻咖啡味儿,也在学校领过快要过期的蔬菜”。

英国格拉斯哥大学的大二女生陈婕曾经每个月都要买2-3个新款名牌包,有时碰到喜欢的会all in,母亲参与的投资项目崩盘后,学费也亏完了,陈婕被迫选择了回国,还去了趟奢侈品回收店,卖掉了十几个包包,凑了20多万元维持日常生活。

何野的父亲曾经有4个工厂,现在只有一家在盈利,疫情三年亏掉的钱够他在波士顿读十多年书,但他还是选择继续在美国读二硕,现在他剔除一切额外开销,全部自己做饭,从线上辅导老师到亚马逊代购他都干过,最终在一家美国中餐厅找到了生存之道。

留学断供,不是一个新话题,这一年多,已经来回在社交媒体上热议了很多次。

但现在的新问题有两个:

其一,留学断供不再是一个昙花一现的现象,大有成为一个长盛不衰“元话题”的趋势;

1234...全文 6 下一页

为你推荐

查看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