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当前位置:教育 > 新教育首页 > 新教育新闻 > 正文

南京一乡村教师高位截肢 坚持拄拐杖站立上课

2017-09-05 12:44:35    澎湃新闻  参与评论()人

今年46岁的邹余贵,从教已25年。2015年的一天,他在一次家访途中遭遇车祸,左腿高位截肢。此后两年,他重返课堂,每天拄拐杖站着上课,一堂课下来,常汗流浃背。

他对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说,没有坐着的习惯,“就应该站着,站着教室各个角落学生情况都能清楚,这是最基本的。”

群力中学,位于南京市溧水区群力镇,邹余贵在这里度过20多年时光,常常以班主任的身份将一群学生从初一带到初三。二十余年的乡村教学里,邹余贵获得过校优秀教师、溧水区优秀教育工作者等称号。车祸之后,他的课量减少,不过对教师职业的坚持还在。

日前,澎湃新闻对话邹余贵,讲述一位乡村教师在遭遇人生变故前后的状态与生活。

[对话邹余贵]

澎湃新闻:多年来您在群力中学教授哪些课程?工作量如何?

邹余贵:教英语,车祸前教两三个班,每天六七节课,现在就教初一一个班,每天两到三节课。

澎湃新闻:什么时候发生的车祸?

邹余贵:2015年1月10号。

澎湃新闻:记得这么清楚。能讲讲当天是怎么回事吗?

邹余贵:当天正好星期六,因为之前开了个家长会,有两个学生没参加,我就正好利用周末去他们家里了解一下情况,就在那途中发生的事情。

我骑的电瓶车,道路转弯的地方,被一辆渣土车从后面撞上,因为它开得比较快,加上座位比较高,弯道上就形成一个盲区,没看到我。我从车上被掀下来,渣土车前轮从我左腿上压过去。当时跟做梦一样,大脑空白一片,感受不到疼痛。

澎湃新闻:后来就截肢了?

邹余贵:因为压到大腿,所以高位截肢。

澎湃新闻:这样教书就不方便了。

邹余贵:当时锯的时候是昏迷的,醒来之后知道了,心里很难接受,我都教了二十多年,对这个职业有感情了。一条腿没了,担心没以前那么方便,因为教书肯定要来回走动的。

澎湃新闻:花了多长时间,精神才恢复过来?

邹余贵:大概六个月,主要是家里老婆女儿的支持,没有的话这一关很难挺过来。然后,还有学校,我家正好在群力中学门口,几乎每天都有同事或学生来看我,聊聊天,心情要好一些。

分享到: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精彩高清图推荐:

 

新闻 军事 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