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当前位置:教育 > 新教育首页 > 新教育新闻 > 正文

浩瀚星河中 如何存下人类基因的印迹

2017-07-06 09:04:31    科技日报  参与评论()人

一个接一个成功的科学实验,仿佛让生命可以摆脱“母星”地球的庇护了——

“能培养贴壁细胞,也能培养悬浮细胞,”北京理工大学邓玉林团队的科学载荷跟着“天舟一号”去到太空,载荷里能自动培养多种细胞。5月23日,这个载荷中的细胞生物反应器完成科学实验。

几乎在同一天,《美国科学院院刊》在线发表了日本科学家的成果,他们利用在国际空间站保存了9个月的冻干实验鼠精子,培育出健康的“太空鼠”,并产下了健康后代。

6月,邓玉林团队又将细胞繁衍的关键步骤——基因扩增技术挪进了国际空间站。

人类文明的“地外续命丹”正一点点完善着成分,种族繁衍的“脚步”似乎分分钟要迈进太空。谁能说得准呢,科幻三巨头之一的艾萨克·阿西莫夫1990年在他最后的电视访谈中说:“我(20世纪30年代)开始写科幻小说的时候,‘太空旅行’真的只是科幻,而现在我们都可以在太空站生活了。”

太空殖民、播种太空、地外繁衍、生存实验……不论被赋予了怎样的名词,将人类文明的火种撒向太空,都是现实和科幻世界里人类最孜孜以求的主题之一,让我们从几部作品中管窥一二。

初级尝试 背上“种子”龟速远航

“启航——!”人类的第一艘星际飞船腾空而起……

不不不,赶紧给这个想象打个叉吧。人类地外繁衍的“打开方式”不可能是这样,就目前而言,人类迈向新行星的“第一步”不会是“直接登船就飞”的“跑步”速度。

“太空之步”要从“爬行”开始,关键原因是,人类的寿命极限与航行时长之间的矛盾,它们不在一个时间长度的等级上。“即便飞船能加速到十分之一光速,也要五百多年才能抵达那些有望定居的目标。”英国科幻小说宗师阿瑟·克拉克在小说《遥远地球之歌》中这样预计。

我国科幻作家王晋康的《逃出母宇宙》中的设想更贴合实际——“第一艘飞船是化学驱动,最高速度不超过30km/s,考虑利用星体加速的因素,它驶出60光年的时间是50万年。”

人类的百年寿命如何熬过上万年的漫漫深空之旅?

换一副画面——一阵宇宙风吹来,以月球基地为花蕾,一朵朵蒲公英的绒球四散开去,渐飘渐远,直到和星星交相辉映。

分享到: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精彩高清图推荐:

 

新闻 军事 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