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当前位置:教育 > 新教育首页 > 新教育新闻 > 正文

南开大学:讨论课,让你的思维飞起来(1)

2017-01-06 11:51:35    人民日报  参与评论()人

南开大学试点课堂教学改革

讨论课,让你的思维飞起来

元旦前,南开大学文学院中文系汉语言文学专业大二学生经历了一场特殊的期末考试——以小组为单位的文献分析。与以往不同,这次,学生们需要分组陈述自己的报告,评委是文学院全体现当代文学教研室的老师。任课教师林晨的心情有些激动,学生聂亚芳也有些不敢相信,32页、5万字的文献分析《不经意的系统——论语丝派与民俗》是她跟同学们一起做出来的。

言之有物的讨论,需要学生大量自主深度阅读

2016年起,南开大学启动课堂改革,在数字电子技术、有机化学等11门课程中试点“大班授课,小班讨论”。副教授林晨毛遂自荐,争取到机会,向自己讲授的现代中国文学课开刀。主管教学的副院长作为总负责人,两位教师、10名助教和两名顾问组成了团队。

改革要告别以往“老师满堂灌、学生跟着转”的传统授课方法,决定在大班课以讲授历史和文学史为主,教学的另一重点则在小班讨论环节充分开展。课程的成绩由3部分构成:期末考试(40%)、小班讨论(35%)、期末以小组为单位的文献分析(25%)。其中,小班讨论成绩由助教根据学生表现给出,而最后的报告成绩则由现场评委直接打分。

2014年,林晨在美国哈佛大学访学一年,最受触动的是他们的教学模式。“在美国的名牌大学里进行资源配置的时候,如果研究和教学发生冲突,一定是教学优先;如果研究生教学和本科生教学发生冲突,一定是本科生教学优先。”林晨说。

从教10年来,林晨的课常常在同学们的掌声中结束,但林晨并不满足。“课堂带动不了全部学生,很多学生只读教材,不阅读相关书籍,考前死记硬背,考后全忘了。”在他看来,一个合格的中文系毕业生至少应该读完100本现代文学作品,而学生们读完30本已经不错。受过中文系教育的毕业生应该是说话得体、文字清楚的人,而多数学生做不到。

整个学期,现代中国文学一共进行了9场讨论。89名学生被随机分成10组,每组随机分配一名博士生做助教。讨论课上,每位学生都要进行3—6分钟的观点性发言,并至少回应2名同学的提问。整个过程中,助教不发言,只负责引导和追问,把控讨论节奏。

为了鼓励发言,林晨选择了圆桌讨论形式。第一节讨论课上,因为害怕冷场,助教段煜甚至设计了“《海上花列传》要是拍成电影应该由谁主演”的开场白,事实证明担心是多余的。学生们讨论鲁迅的《伤逝》、郁达夫的《沉沦》和张资平的《冲击期化石》中的情爱和死亡;用秦晖、李泽厚两种相左意见来分析周作人的《人的文学》……

“学生们并不仅仅停留在读后感的层面,他们的一些观点或者提问方式甚至能给我们的研究带来新的启发。”段煜说。

小班讨论要求学生每星期至少要有200页的高深度阅读量。在问题设置上,不仅要有学术意义,同时还要引起学生讨论的兴趣。“学生自己对学科的兴趣、好奇被激发起来,他们所学远多于教师所讲。”林晨发现上课时都不会抬头看老师一眼的学生,讨论的时候眼睛里也闪烁着光。

“在大班课上,我们只是被动地接受老师讲授的知识,在讨论课上,我会认同,也会质疑甚至反对,这就迫使我下课后继续阅读补充自己。”2015级汉语言文学专业学生曲幽表示。聂亚芳说,“讨论课上,我们没有对与错的评判,我们在知识体系的构架上不断修剪,不断补充,不断提升。而且这种成长不是老师灌输产生的,而是自己填充的。”

分享到: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精彩高清图推荐:

 

新闻 军事 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