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教育 > 新教育首页 > 新教育新闻 > 正文

苏紫紫:北京是可以说话的地儿 [图](1)

2011-01-28 09:08:39 正义网 【

苏紫紫:北京是可以说话的地儿 [图]

  卡片上的字是:“有没有一种可能,让一个人变得完整?” 摄影记者 程丁   

苏紫紫:北京是可以说话的地儿 [图]

  当说起自己家被强拆,外婆被气到入院的时候,苏紫紫哭了。摄影记者 程丁

苏紫紫:北京是可以说话的地儿 [图]

  “我不知道家是什么样子,更不敢去想家应该是什么样子。”她说。摄影记者 程丁

苏紫紫:北京是可以说话的地儿 [图]

  “我为什么要站出来说我是裸模,是因为裸模这个行业的权益得不到任何法律方面的保障。”这是在新闻发布会上的苏紫紫。摄影 杨征

    1月21日,北京,晴,微风,-10℃至-1℃。

     天气的严寒并没有遮住太阳的笑脸,而太阳的温暖却没能抵达每个人的心房,这其中便有一个苏紫紫。

    1月21日一早,苏紫紫接到电话,来电话的人告诉她现在有不少媒体找到她的老家宜昌去了,媒体希望能找到她的家人、住址,以便更全面地报道或是揭穿她“炒作”的“骗局”。

    记者在苏紫紫租住的房子里见到了她,这是记者第二次见她,跟上一次大不相同的是这次她没有任何妆扮,没有了上次发布会上爽朗的笑声和眉眼间的英气,甚至可以用衣冠不整来形容,一袭浴袍裹住她瘦瘦的身体,双眼肿得像桃子一样站在不甚整洁的房间中。我们的交谈就这样拉开了序幕。

    祸不单行的强拆

     苏紫紫一直习惯称呼外婆为“奶奶”,嘴里提到最多的也是“奶奶”,在她离开家的日子里,“奶奶”一直是她最大的牵挂。从三岁开始,由于父母的离异,她便跟着外公外婆一起生活,母亲南下去了深圳,跟家里不常联系。懂事的小紫紫从那时候起就几乎不问妈妈具体在哪里、在做什么,她知道这样不但不会得到想要的答案还会让老人伤心难过。年幼的紫紫就这样跟着外公外婆算是平静地慢慢长大了,尽管叛逆、不爱学习、根本不算长辈心目中的好孩子,但是她一直孝顺,一直用自己的方式呵护着外公外婆。

    这样的平静随着突如其来的拆迁被打破。

    2007年,苏紫紫和外公外婆住的位于宜昌市沿江大道的70平方米的房子收到拆迁通知,因为不满开发商给的17万元的补偿款,苏紫紫一家和周围的邻居一样不同意搬出老房子。在开发商几乎每天放春雷、砸玻璃等手段高强度的骚扰下,外婆瘫痪被送进了医院,苏紫紫放学回到家后看到的仅剩一片狼藉。

    此后,苏紫紫的家从那堆废墟搬进了医院病房。

    她曾经想到过求助,但是随着自己花钱打印的2000份情况说明书一张张的被人或随意丢弃或置之不理,随着看到邻居因为房子的事情被打,她的希望也一丝丝的黯淡直到完全消失。福无双至祸不单行,2009年,外婆因实习护士打错了针,导致下肢皮肤腐烂、神经系统损坏,但时至今日,医院方面仍然没有给苏紫紫一家一个关于此次医疗事故的处理方法。她对自己发誓一定要考上北京的大学,她认为北京是个能让人有处说话的地方。

    努力找到北京的“家”

     2009年,在经过非常人能够忍受的刻苦努力后,苏紫紫考上了中国人民大学艺术学院(原中国人民大学徐悲鸿艺术学院),如愿以偿地成为了一名北京大学生,随之而来的是昂贵的学费和绘画工具等所必需的支出。此时的苏紫紫不但要供自己上学,还要负责外婆每个月的医疗费和生活费。

共有评论()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提交评论
更多"苏紫紫" 的相关消息
苏紫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