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教育 > 资格考试 > MBA > MBA动态 > 正文

中国“千禧一代”:压力小,更“富有”?

2016-12-29 08:27:36      参与评论()人

21岁的小洁(音)是今年在国庆假期赴境外旅游的600万中国人之一。这个黄金周她在日本消费了约人民币1万元,由父母埋单。作为独生女,小洁几乎事事都能得偿所愿,和她一起出游的朋友们也是如此。

在中国,像小洁和她的朋友这样的年轻人并不少见。来自中国国家旅游局的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游客出境游超过1.2亿人次,消费支出超过1940亿美元。在这些游客中,约半数是“千禧一代”(18岁至36岁),这些“80后”、“90后”的消费总额占中国境外旅游支出的2/3。虽然这些年轻人大多不像他们看上去那样富有,但与西方同龄人相比,他们显然手头更宽裕。

在美国《福布斯》杂志网站看来,中国“千禧一代”的宽裕首先缘于没有学生贷款的压力。“中国家长乐于为子女支付学习费用……中国的传统文化是尽量避免向别人借钱,受这种观念影响,一些学生对学费贷款闻所未闻……大多数人从不为类似的事操心,父母会为他们打点好一切。”

调查公司“Tuition.io”的数据显示,中国大学生年均学费为2200美元,这个数字对许多中国家庭来说并非难以承受。以小洁为例,她在杭州郊外的一所学院学习服装设计,学费全部由父母承担,而这对她和家人来说就是“天经地义”。

《福布斯》指出,除去借贷因素,中国许多年轻人手头宽裕的另一个原因在于没有住房开销。小洁独自居住在父母的房子里,没有房贷压力。她的爸爸在事业单位工作,妈妈是一家医院的管理人员,家里有两套住房,都是现金购买的。在中国,小洁这样的家庭环境并不鲜见——虽然称不上富有,却是典型的中产阶层。

相比之下,美国的“千禧一代”的日子苦得多,他们不仅要偿还学生贷款,还面临买房的重压。英国《金融时报》指出,许多美国年轻人负债累累,总额达1.3万亿美元。目前在美国大学生中,有700多万学生存在债务违约,还有数百万学生在艰难还债。

《福布斯》称,到2020年,中国“千禧一代”将有3亿多人,美国“千禧一代”则将达到8000万人。这些年轻人并非人人非富即贵,但他们拥有相当可观的可支配收入用于消费——无论是自己的还是爸妈的。

对此,浙江大学的米歇尔·杰拉奇(Michele Geraci)教授颇为认同。她最新的一项研究结果显示,35岁以下的中国人不存钱,而是挣多少花多少。“这些年轻人不需要像西方"千禧一代"那样承担学生贷款和按揭贷款,这是他们能够挥霍的重要原因。”她告诉英国《金融时报》。

中国“千禧一代”的信贷观念正在变化

24岁的马逸清(音)是中国“千禧一代”的典型——虽然入不敷出,却并不为账单操心。马经常用信用卡购物,或者从网上平台贷款购物。如果有必要,他乐于求助更近的贷款方——父母。“(当我缺钱时)我就向他们要。他们总是在我遇到财务困难时支持我。”谈及自己的经济情况,他这样告诉香港《南华早报》。

今年5月,马在父母的资助下开了一家餐馆。对餐馆的收益情况,他没有任何压力。“只要我说一声,父母就会给我钱。”他说。对这个刚刚大学毕业的年轻人来说,投资失败并不可怕,就算债务重重,也有富裕又溺爱他的父母埋单。如今,这种现象在中国家庭中颇为普遍,也反映出中国“千禧一代”信贷观念的变化。

《南华早报》指出,中国前几代人的节俭习惯为这个国家新一代人打下了坚实的信贷基础。中国的居民储蓄相当于年GDP的一半左右,在全球位列前茅。而随着时代变迁,像马这样的年轻人正在远离旧日风俗。与父辈相比,中国的“千禧一代”更愿意消费,对借钱没什么心理负担。

《金融时报》称,中国“千禧一代”对借贷的宽松心态,对贷款、品牌营销机构来说无疑是个利好消息。但长远来看,这种思维模式可能导致更大的风险,因为“这会让中国急剧膨胀的债务雪上加霜”。

“父母为"千禧一代"的孩子付信用卡账单并不鲜见,这个看似轻巧的举动可能产生深远的影响。”美国密苏里大学金融副教授姚瑞(Rui Yao)说。“他们没有切身体会过付不起账的后果,妈妈会帮他们料理一切。这一代年轻人不准备应对经济衰退。”

值得注意的是,对以马为代表的中国“千禧一代”来说,他们的未来可能隐藏着更多压力与危机。保险公司“Manulife”的报告显示,从负债率来看,中国的“千禧一代”可谓亚洲最高——他们承担的债务是收入的18.5倍,远高于父母一代。此外,从2016年起,中国放宽了生育政策,这意味着“千禧一代”不仅要赡养父母,还要抚养更多的子女。《金融时报》指出,中国正面临人口不断老龄化的问题,这意味着未来的劳动力人口将承受比以往更大的金融压力。

关键词:千禧
分享到: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精彩高清图推荐:

 

新闻 军事 论坛 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