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教育 > 资格考试 > 公务员考试 > 公务员导读 > 正文

大学生沾染了多少官场习气? [图](1)

2011-04-20 09:14:52 【

大学生沾染了多少官场习气? [图]

    如果你在大学校园里听见某人称呼对方为“部长”、“社长”,你千万别以为对方就是老师,因为对方很有可能只是一名普通的学生干部或社团干部而已。越叫越顺的职位称呼、越演越烈的官僚行事作风,已让人分不清这到底是校园还是官场。

    蒋方舟一篇《学生官场无处话凄凉》,将学校里的官场风气展现得更是淋漓尽致,让我们不禁惊呼,北大清华此等学府也早已陷入官场习气的怪圈,我们纯粹的大学校园到哪儿去了?

    蒋方舟说:“在大学里,总会有人忽然警觉地没头没脑地被人问道:‘你是什么?’每到这时,我就慌忙低头讪笑道:‘百姓、草民、一代卑鄙。’”同学都知道蒋是学生,还要问“你是什么?”显然学校除了“学生”身份之外,还有一个能代表等级的身份,比如学生会、共青团、爱心协会等组织里的主席、副主席、委员、部长、副部长、辅导员、教导员、组长、副组长、会员等。

    如果一位学生只有学生身份,别的什么都没有,他就处于等级的最低级。蒋方舟回答“百姓、草民、一代卑鄙。”这是对自己低级学生身份的自嘲。还好,蒋方舟对于其它身份不感兴趣,说“我根本就没打算玩这场游戏”。

    蒋方舟不想玩身份等级游戏,这不等于别的同学不想玩,绝大多数学生一入学就开始参加到身份等级游戏中,先加入学生各种组织,发展自己的“上下”人际关系,然后运用一些从古书里学的计谋招术,一点点向上爬。

    蒋方舟不想玩这身份等级游戏,看同学是怎么劝她的。“人准备进入社会,总是要了解一些腐败和阴暗面,这样以后才不至于被人万箭穿心死无葬身。你应该进学生会,大学生可不能都像你一样。”连清华大学的学生都有“被人万箭穿心死无葬身”的顾虑,那些普通大学和没上过大学的青年,他们该怎样看待社会和自己人生?

    无独有偶,《南方周末》也曾头版刊登过中山大学学生会的直选全过程,采访之间,派系争斗,结党造势,陷害栽赃,一个学生会主席的炮制全程,却仿佛一场大选,网友Mos深有感触,“我现在大四,参加了至少三场系里的学代会,而每次参加的原因都是没人愿意去,最后我只能过去凑人数。在我去之前,我甚至不认识那些在台上演讲的候选人们,尤其是不同年级的,更是陌生的面孔加陌生的声音。这种情况下的投票,多少显得草率。我能看的就是候选人的演讲,演讲就要涉及到其他方面,比如,演讲定位,是煽情,是搞笑,还是鼓动;口音是标准的普通话还是带有口音的前鼻后鼻不分,都会影响到我对候选人的看法,而通常演讲定位为搞笑的总是能让我多注意一些。有些时候,是做人情,帮同学的老乡的师妹师弟什么之类的。

    系里很多人都不愿意去参加学代会,因为通常这样的会议,冗长而无聊,带本杂志过去都不够打发,恨不得搬个本去那看两个片子。”

    行文最后,蒋方舟写了一首小诗,“一入校会深似海,梦里不知身是客,出师未捷身先死,一枝红杏出墙来。”语虽戏谑理却真,当代大学生,到底沾染了多少官场习气呢?

共有评论()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提交评论
更多"学生" 的相关消息
学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