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军事|汽车|游戏|科技|旅游|经济|娱乐|投资|文化|书画|紫砂|城市|韩流

注册登录
第46期
中华网首页 > 教育频道 > 商学院频道

MOOC再获聚焦:人人都能上顶尖名校

2014年5月,国内顶尖慕课平台——中国大学MOOC应运而生。它是由国内领先的互联网企业网易公司联手高教社“爱课程网”推出的中文慕课学习平台

精彩推荐

精彩栏目推荐

本期编辑

编辑:Nene
中华网教育商学院频道编辑

欢迎合作

欢迎商学院、MBA教育中心、MBA院校、MBA培训机构、教育机构、媒体、出版单位等沟通洽谈合作!

同时也欢迎关注商学院的个人、院校等向本频道投稿,一经采用,会在中华网教育商学院平台大力推荐。

内容合作:

电话:(010)52598588-8736

E-MAIL:edu@bj.china.com

主编:郑娟

近日,北京电视台《北京新发现》栏目做了一期关于MOOC的节目,再次将MOOC这一名词推到了舆论的风口浪尖。其实,MOOC在中国已经默默发展了两年,不过对于很多人来说,这还是一个新鲜词。那么到底什么是MOOC?又该怎么学MOOC?它与传统的网络公开课又有什么不同?

MOOC(慕课)是什么?

MOOC,是Massive Open Online Course的缩写,即大型开放式网络课程,中文直译是“慕课”。2011年末-2012年初,MOOC第一次进入大众视野,来自MIT的在线课程《电路与电子技术》吸引了全球15万人选课,从美国到南非,MOOC从此点燃了全世界的学习热情。

而中国高校也不甘落后,2014年,MOOC第一次真正走进国门,以北大、清华为首的国内高校在经过2013年的一些准备和铺垫后,开始了轰轰烈烈的慕课运动,与此同时,2014年5月,国内顶尖慕课平台——中国大学MOOC应运而生。它是由国内领先的互联网企业网易公司联手高教社“爱课程网”推出的中文慕课学习平台,在此之前网易还已经推出了网易公开课、网易云课堂等在线教育平台,而中国大学MOOC作为专注高校慕课课程的平台,一经推出就成为网易在线教育产品矩阵的重要一环。

这之后的一年多来,虽然目前MOOC在国内,特别是二三线城市还未得到普及,但丝毫不影响它在中国的热度:在今年秋季学期的开学季,百度MOOC的搜索量猛增150%,其他与MOOC沾边的关键词的搜索指数也一路水涨船高,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并习惯于这种新的学习形式。因此,我们也会毫不奇怪地看到,在中国大学MOOC诞生仅仅一年多后的今天,这个平台上的课程数量就已经突破600门, 报名人次也直逼600万,在国内众多MOOC平台中遥遥领先。

因为MOOC,学习者看到更多种可能

教育这件事天然得就跟多方有关系,MOOC做为教育产品也同样构成了很多利益攸关方的博弈,比如学生、老师、学校、社会、公司5个方面。不过,MOOC的直接最大获益方,目前主要还是学习者。接下来,我们会从中国大学MOOC平台不同学习者的状态,勾勒出MOOC这一革命性的学习方式,讲述它是如何推倒大学的围墙,让知识得以自由流动,让人人有机会接受更平等的教育。

学习者1:糖糖(昵称)——高中生

现在玩儿MOOC的不止是大学生!越来越多的高中生,甚至更低龄的“小鲜肉”也加入了MOOCer队伍。

糖糖是一名高中生,目前就读于北京西城区外国语学校,虽然年纪小,但她已经是不折不扣的一名MOOC老油条了。“慕课时间比较自由,可以自己掌握,还选择自己感兴趣的内容,每门课的束缚性也不是很强,课程比较短,而且每周也只有一两节课”,糖糖这样评价慕课的优点。 从外科手术到护理,再到音乐导聆,糖糖在中国大学MOOC上已经学习了不下十门各个领域的课程,她明确表示,“学校的知识很有限,MOOC可以大大拓展自己的知识面。”

从糖糖的案例可以看出,MOOC对于教育的改变之一,就是让优秀名校的大学基础先修课程能够被愿意学习的高中生提前免费接触。糖糖说,“(只要是)专业性不强的课还是能听懂的。”接受采访时糖糖已经完成了外科手术课程的结业考试,并拿到了90分的优异成绩。糖糖在采访中还向记者展示了自己提交的某次作业,该作业要求学生去录制一个自己打手术结的视频,糖糖操作十分熟练,同学给她的互评分数也很高。

在MOOC学习中,完成一门课的作业及考试后学生会得到一个总分,分数合格的话就可以申请证书,这也是很多MOOC学生引以为傲的证明材料。但同时也有一些人质疑MOOC证书到底有没有用,我们不妨看下小陈同学的例子。

学习者2:陈彬林——研究生

小陈同学现在在中山大学读研究生,之前在吉林大学读本科时,他利用复习考研的空闲时间,在中国大学MOOC平台学习了中山大学《医学统计学》课程,最后顺利拿到证书;采访中小陈面带自豪:“我进行中山大学研究生复试时还带了这个证书,得到了导师的认可。”

对于MOOC证书的作用,高教社爱课程中心的吴博主任表示,“首先,在今年《在线课程建设管理办法》发了之后,高校开始尝试认定在线课程的学分;还有一类就是作为在职员工再教育或学习的一个检验;还有一类就是企业对于这种证书的认可, 很多IT企业把它作为入职考试的一部分,拿到MOOC证书后,就不用参加入职考试了。”

事实上,还是有一些人并不是冲着MOOC证书才去学习MOOC的,她们单纯只是为了获取某个知识或增长自己的技能,比如下面阿日的例子。

学习者3:阿日(昵称)——医院护工

在一所社区医院做护工7年了。从2015年7月开始学习了中国大学MOOC上武汉大学的《急救常识》一课,并完成了学习。阿日介绍,她身边都是老年病患者,她想通过学习,等她自己年老或者亲朋好友有需要的时候,可以给她们分享该如何应急应用,可以帮到她们。阿日还补充道,”现在很多老年病都已经年轻化了,但对于年轻的他或她却没有意识到,缺少这方面的知识,我想能通过MOOC学点知识是不亏的。“据了解,阿日并不擅长操作电脑,打字也很慢,有的MOOC的作业还是她委托别人帮他敲字才完成的,最终她靠自己的学习毅力以优秀的成绩完成了这门课。

因为MOOC,不作为的老师会被淘汰

MOOC来了,它对教学实施方的影响同样巨大。传统课堂正逐渐被基于MOOC的翻转课堂取代,来自顶尖名校的优质MOOC课程资源也能够被其他高校所利用。北京大学汪琼老师专门为MOOC教学者开设的两门MOOC课程《翻转课堂教学法》和《教你如何做MOOC》,吸引了国内数百所学校千余名老师报名学习,如今已经反复开设六次,热度依然不减。

而在中国大学MOOC上拥有报名人数最多课程《C语言程序设计》的讲师——浙江大学翁恺老师,对MOOC的评价也是颇高:“(MOOC)运用互联网的思维,将已有的教育模式、内容、方法、体系进行重新的设计,比如中国学生最不习惯的教学讨论环节,经过重构,给我带来了前所未有的体验,6万人的讨论区感觉很轻松,社交化的众帮表现得十分明显。”

但是也有些老师对MOOC持有畏惧的心态,甚至担心将来MOOC会取代大学,老师终会失业。

对此,北京大学MOOC工作组组长、北京大学副校长李晓明教授认为,大学并不会被取代,只是提供课程的方式会改变;老师也不会消失,只有个别无作为的老师才会被淘汰。“世界已经变了,你不能拽着它不变。正确的态度应该是面向MOOC,要么赶紧加入MOOC的潮流,将自己的课做成MOOC;要么利用别人的MOOC来做翻转课堂,总之还是要利用MOOC提高自己的教学水平,改进教学方式,必须有所作为。”李老师在接收采访时说。

因为MOOC,企业与教育更紧密

“我们做在线教育的目的不是赚钱。”去年,在为网易云课堂“中国大学MOOC”项目上线站台时,网易公司创始人兼CEO丁磊表示,“当时为什么做(网易公开课)这个项目?我就觉得全球的教育资源是不平等的,东方和西方,城市和农村都是不平等的。我们非常希望能够通过互联网这个渠道和手段,打破各种壁垒,让每个人都可以平等地进行教育。”

经过这几年的积累,网易旗下的诸多教育类产品已经形成了一股合力:网易公开课涵盖一万三千余集国内外优质大学课程;网易云课堂联手高教社“爱课程网”,以MOOC的形式和中国所有“985大学”合作,让更多的人获得高等教育的机会,甚至获得证书,到达原本他们无法企及的地方。

丁磊还特别强调,网易花这么多精力做在线教育目的并不是在业内独辟蹊径的“弯道超车”,或者是在这个项目里面看到了巨大的机遇。“我觉得做企业的使命不是做大,也不是跟竞争对手去PK,而是能创造一个好的产品服务于消费者,这种产品的服务形态也许是商业化的,也许是免费的。能否让知识没有边界地、不受不平等分配的影响,公平地给任何一个人,这是我们想通过在线教育项目做的一件事情。”